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章 心事重重

更新时间:2022-05-15 08:03:51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生日宴结束了后,向北离开奶奶家帮着洗涮餐具。向红夫妇来家里看望向秀英。张小乐把剩菜放到桌子上。刚再打开包装,小三子便伸出手干瘦的小手,抄起了一把,拼命地往嘴里塞,此外,四只眼睛贪婪的欲望地望着桌上的饭菜。向红感觉十分尬尴,但她又可伶这个孱弱的妹妹。她轻声张小乐接着从手提袋里掏出那三个大件,正要解开包装,向红上前拦住他。“这三个大件是他们送给你妈妈的。”。

第二十章 心事重重 精彩章节

生日宴结束后,向东留在奶奶家帮忙洗刷餐具。向红夫妇来家里探望向秀英。张小乐把剩菜放在桌子上。刚打开包装,小三子便伸出干瘦的小手,抓起了一把,拼命往嘴里塞,同时,两只眼睛贪婪地望着桌上的饭菜。向红感觉非常尴尬,但她又可怜这个弱小的妹妹。她低声叮嘱道:“小妹,慢着点儿吃,别噎着。”

张小乐接着从手提袋里掏出那三个大件,正要解开包装,向红上前拦住他。“这三个大件是他们送给你妈妈的。”

“我妈她不喜欢吃肉,你们留着吃吧。”他转向向秀英说:“妈,你也吃吧。”

“我也不怎么喜欢吃肉,留着给三子吃。”她把大件包起来送进里屋。

向红看着瘦弱的小妹妹,狼吞虎咽地吃完了那包剩菜,挨个舔着手指头,心里很难受。越想越觉得她们可怜,她发誓要让她们吃上肉,过上好日子。作为家里的长女,应该赚钱养活他们。

一路上,张小乐见向红闷闷不乐。他不断地唱歌、讲笑话给她听:“今天呀,真幸福!美酒佳肴差点没把我撑死。”

“你吃得真没出息,孬吃孬喝,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那!”

“那丢什么人啊?都是自家人,谁笑话谁啊?再说了,人家诚心诚意招待我们。把菜吃光了主人才高兴呢。”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这就算孬吃了?你是没见过真正孬吃的。话说......”

“打住,打住!你又要胡编滥造什么!”向红不耐烦地阻止他。

“胡编滥造也是个本事,编得好了还能当作家,演得好了还能当明星呢。”

“美得你吧。罗曼说你能当作家,你还就喘上了!”向红讥讽道。她忽然想起小乐酒席上的那句话,立刻问道:“听你的那句话,罗曼有过别的那朋友?”

张小乐一怔,转而斥责道:“谁说她有别的男朋友了?别瞎说!”

“反正她背后有故事。你就会护着她!”

张小乐见妻子满脸不快,便想法子让她高兴:“我自己的老婆都护不过来呢,哪有功夫操别人的心那?人家有自己的老公关照。好了好了,老婆,我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从前……”

“别给我讲这讲那的。留下点功夫想想怎么赚钱。没看见人家都穿金戴银开汽车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寒酸嘛!”

“有什么寒酸的?”张小乐随口怼了回去。

“难道你没觉得他们在向我们炫耀吗?”向红没好气地来了一句。

小乐吃惊地看着她:“你这个人不可思议。人家那么热情地让我们连吃带拿的,你不仅不领情,还诬赖人家。”

“傻瓜,他们是在向我们炫富,让我眼馋,让我后悔争着接班。还假心假意地施舍那些残羹剩饭恶心我。谁不知道天热放不住啊?反正馊了也是扔掉。不如发发善心可怜我们。”向红拖着腔调说。

小乐不服气地质问:“人家给咱红包也是怕馊了吗?”

“你不提红包我还没着么生气呢。他们这不成心寒掺人嘛!我们没送红包,他们反倒送我们红包。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红包咱不要白不要。你根本就不该再塞回去,我这些年给了他们多少钱了?”

小乐说:“这一码归一码。你交给他们钱是履行约定孝敬老人,那是你的义务。而他们给你的钱,则是老人给你的结婚贺礼。礼尚往来人之常情。”张小乐顿时觉得把自己绕了进去。于是便改口自圆其说:“不过,像今天这种场合,我们怎么好意思伸手接他们的红包啊?”

向红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明白了!梁淑贞在跟我们耍心眼儿。这不就应了老太太那个吃粉皮的笑话了吗?她明知道在这种场合我们不好意思接她的钱,才假惺惺地送给我们红包。这个女人真是虚伪!”

“你怎么会这么评价人家呢?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到你嘴里就变味了。你阳光一点好不好?干嘛把别人都想的那么龌龊。更何况,他们不是外人,都是咱们的亲人。”

向红气急败坏地说:“你别跟我‘咱’在一块儿。他们是你的亲人,不是我的!你连‘妈’都叫了。他们个个都亲你爱你。连罗曼也亲你爱你!”

“你还嫉妒上了。人家亲我还不是看你的面子嘛?为了闺女疼女婿,我今天纯粹是托了你的福。”小乐为了劝慰妻子真可谓巧舌如簧。

而向红还是不服气,“算了吧,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他们一家只会看我的笑话。把你拉拢到他们一边,一起孤立我们母女。”

张小乐泄气了:“你真是不可理喻!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向红冷冷地瞪了小乐一眼。“哼!”

张小乐觉得,自己的热脸着实贴了个冷屁股。便不在自讨没趣,自顾默默地把那辆二八自行车蹬得‘咯吱咯吱’乱响,但他对生日宴却意犹未尽,面上不露声色,心里却美滋滋的。而向红却感觉受到了刺激。

天渐渐地黑了,向红的心情变得更加暗淡。两行泪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黑暗笼罩着整个行程。她凄楚而费劲地蹬着车子。感觉这条黑漆漆的山路好远,好远,仿佛没有尽头。

张小乐见妻子心事重重,便使尽了浑身解数,想打开她的心结。但向红就是不开窍。夫妻俩渐渐产生了分歧。各自的观点清楚地暴露出来。新婚的色彩仿佛蒙上了一层薄暮。但张小乐的头脑却依旧清晰。他认为既然已经走入了婚姻,就要对妻子负责到底。不管出现什么困难都要携手走下去。经营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需要不懈的努力。

晚上夫妻俩躺在床上。小乐喃喃自语:“天上下雨地上流,小两口吵架不记仇。”向红面朝墙壁没有反应。他试探着搬了下妻子的肩膀。“滚!”向红赌气把他的手打了回去。参加完生日宴会,向红满肚子羡慕嫉妒恨。那些人要么有文凭,有着令人羡慕的工作。要么做生意赚了大钱。就连从小不如自己的向东也即将大学毕业。而自己却还是老样子。不仅没有学历,就连那点工资也要拖欠几个月才可领到手。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在那些人面前根本没法抬头。

然而张小乐总能发现人和事物积极的一面。即便孤儿寡母生活拮据,但人们总能听到他的欢声笑语。他勇于艰苦奋斗,也善于欣赏美好,生活上容易满足,如同花儿一样,见点阳光就会灿烂。那场生日宴着实让他激动了好多天。甚至在睡梦中还喊着:“大嫂,干!罗曼,干!”而向红对此却极其反感。她时而想忘记那些名字,时而又决心跟他们比着干。她多次动员丈夫辞职下海,去深圳找裘才做生意。却被丈夫一一回绝。

无奈之下,向红盘算着,凑业余时间做点小买卖。经营一些服装鞋帽之类的东西。可又觉得不可行。她一没有本钱二没有门路。即使这两样都有,这么一个小村子能有几个买新衣服呢?在生活不富裕的年代流传着这样的口头禅:“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即使口袋里有了一点积蓄,也不会马上摒弃俭省节约的优良传统。除非是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他们见多了世面,增加了收入。提高了欣赏水平和追求美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改变了消费观念。但是他们往往不会回到这山沟里来买东西。

一天晚上,小乐坐在桌前备课。向红则坐在床上出神。她像鸭子钻阴沟一样,不思回头。昼夜思索着如何做生意赚钱。好长一段时间,她精神恍惚,上课走神。老师们再也没见她认真备课和批改作业。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小乐见非常担心。他试探着问道:“亲爱的,你想好卖什么东西了吗?”

向红长吁短叹地抱怨道:“这穷山恶水的,哪有什么东西卖啊?当初就不该来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张小乐念叨着:“穷山恶水……”他突然眼前一亮,有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正要脱口而出,却立马吞了回去。他不能纵容妻子做生意。因为当老师就必须心无旁骛,一心扑在教学上。教师的工资在不断提高。老师们都通过自修、进修等多种渠道充实自己,提高业务能力。无论他怎么鼓励她,向红就是启而不发。她满脑子装的都是钱。并且经常埋怨丈夫没本事多赚钱。张小乐感觉他们夫妻的观念渐行渐远,

有一天,向红从乡卫生院回来,情绪显得非常烦躁。她告诉丈夫说自己怀上了孩子。小乐的两只眼睛像孙猴子一样,精光四射。他第一时间告诉了母亲,爱娃放下手里的书,从椅子上站起来,笑盈盈地说:“祝贺你!”她打量着向红,仿佛看到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宝宝站在面前。美好的向往勾起了爱娃幸福的回忆。

在一个春末夏初的早上,大学校园里空气清新,温润舒爽。苍劲的松树下站着一个靓丽的俄罗斯姑娘。名字叫爱娃。她秀发挽起,身材修长。长长的睫毛下面嵌着一双深邃的大眼睛。白里透红的脸蛋儿闪烁着青春的光芒。白色的棉布长裙衬托出她素雅而质朴的品味。亭亭玉立婉如一尊圣洁的雕像。她翘首远望,似乎在等待什么人的到场。

一个青年出现在女孩儿的视野里。他英俊潇傻风度翩翩,兴致勃勃地朝爱娃健步走来。他就是张文韬。她走进爱娃问道:“你猜我给你买了什么?”爱娃一脸幸福。笑着摇了摇头。

张文韬轻轻打开了手中的纸包,一本新书呈现在爱娃的眼前!是一本英文版的新书,《父母必读》。“哪来的?”爱娃羞涩地问道。

“我托朋友从伦敦买来的。”两人互相对望,脸上泛起了红晕。从此以后,两个年轻人经常聚在一起看书聊天,谈论理想憧憬未来。这本书是丈夫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每当她捧起这本育儿宝典,仿佛感觉到丈夫的气息和温暖。这些年她尽管经历了世事变故和生离死别。但只要有它相伴就不觉得孤独。爱娃感觉到丈夫的灵魂已经融入了这本书里,变成了她的精神支柱。

此时,她把那本珍藏了多年的书送给了向红。向红打开一看全是英文。她的惆怅里又掺进了自卑。她抚摸着肚子喃喃自语:“孩子,妈妈对不起你。你来的太仓促了,我还没做好准备。你如果急急火火地来到世上,将来会成为一个穷孩子。等爹妈赚到好多钱你再出生,就会成为人人羡慕的富家公子。”说到这里向红一阵心酸。但片刻又燃起了希望,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可爱的宝宝,嘴里含着一把闪闪发光的金钥匙,展开双臂向她跑来。

向红的心在颤抖。她留着眼泪想了一夜,最终决定把孩子流掉。小乐极力反对,但劝说无效。他不得不向妈妈求助。爱娃听说向红要流掉孩子,感觉不可思议。倒不是因为张家几代单传,而是觉得向红这样做有违人道。尽管她非常愤怒但还是耐心相劝:“人的生命是神圣的。谁都没有权力残害别人。”向红争辩道:“人家流产的多了去了。”

“罪孽,他们迟早会遭报应的。你把孩子生下来,我帮助你们。”尽管爱娃语气和缓,态度却十分坚定。看来这件事毫无商量的余地。

爱娃从箱子里拿出一本书How to bring up healthy children?《如何养育健康的孩子》,对向红说:“这本书是我怀小乐的时候,他爸爸从国外买来给我看的。你拿去看吧。”向红自顾想心事,没有听到婆婆在说什么。爱娃把书送到向红的面前,她接过书翻了几页,说:“英文的,我看不懂。”婆婆若有所悟,“让小乐翻译给你听。”向红面上接受,内心却非常抵触。

向红觉得爱娃平时倒是挺好。因为她不像其他婆婆那样插手年轻人的生活,限制年轻人的自由。她称得上一位理想婆婆。不过婆媳之间的文化习惯和观念差别很大。其实爱娃平时比较随和,甚至显得有些懦弱。但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立场却十分坚定,原则性很强。其实这对婆媳本质上也根本不在同一个高度。

向红表面上看来比较光鲜,甚至有几分傲慢,但她面对爱娃时,却有一种莫名的心虚。觉得有一种隐隐的压力。对婆婆她只好敬而远之,尽量保持一定的距离。

向红的意外怀孕让她感到纠结。想生下来又怕耽误做生意。想打掉吧,丈夫和婆婆又不允许。毕竟孩子不是她一个人的。她只好答应把孩子生下来。但是她提出了一个条件:张小乐必须马上开辟第二职业。在孩子出生之前必须挣够一万元。当了万元户才有资格生孩子。否则,她随时都会把孩子处理掉。张小乐惊恐地盯着向红,心想:“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我成了反派纨绔的心头娇 今天又被大魔王娇养了 容华似瑾 快穿之直播进行时 她的美貌太致命 重生女相师 短篇故事全集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 雨淡不知雪意浓 不似山上雪 重生真千金变大佬 写给太姥爷的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