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 入乡随俗

更新时间:2022-05-15 08:03:51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这里的老师基本上上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性格质朴而善良真诚,吃的是农家饭,穿的是粗布衣,说的是山里话,人们多少年来都是这样较为波澜不惊地生活着。却,孔向红的会出现,如同夜幕降临时一束白色的月光,让人眼前一亮。一口好听啊的普普通通话,一身洋布制服都是人们无限向往的目标小学的师资情况比中学简单得多。一个校长和一个业务主任带领着七个教师,包括向红一共八名教师。除了猴京、张小乐和向红以外,其余都是民办教师。民办教师挣一个农村劳动力的公分,每月外加五块钱作为薪水补贴。。

第十六章 入乡随俗 精彩章节

这里的老师基本上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性格朴实而善良,吃的是农家饭,穿的是粗布衣,说的是山里话,人们多少年来都是这样相对平静地生活着。然而,孔向红的出现,犹如夜晚一束白色的月光,让人眼前一亮。一口好听的普通话,一身洋布制服都是人们向往的目标。向红来报到的时侯,已经临近期末了,所以她暂时没课可上。校长便安排她做一些零碎杂活。向红每天提前去办公室擦桌子扫地,生着取暖的黑碳炉子。给老师们烧几壶开水,按时敲钟。此前这些活从没安排过专人做,都是老师们轮流值日。向红来了以后,老师们就轻松多了。但是去远处的井里打水可是个力气活儿。而且打水挑担都需要技巧。男教师们便主动帮她把水缸挑满。

小学的师资情况比中学简单得多。一个校长和一个业务主任带领着七个教师,包括向红一共八名教师。除了猴京、张小乐和向红以外,其余都是民办教师。民办教师挣一个农村劳动力的公分,每月外加五块钱作为薪水补贴。

张小乐师范毕业,比向红早来了几个月。他教五年级的数学课。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却显得比较成熟。他身材中等偏高,皮肤白净。额头宽阔而凸出,挺拔的高鼻梁使两只大眼睛显得明亮而深邃。微微卷曲的头发有点发红。说起话来风趣幽默,但骨子里却透着纯真憨厚。他名如其人,一天到晚乐呵呵的。

学校里总共有四口教室,其中包括那座小楼。共有五个年级。一二年级采用复式教学,就是两个年级在同一个教室里上课。每个班各有一名老师包班。教室里的桌凳横向分成两部分。靠东的几排同学看东面墙上的黑板;西边的几排看西面墙上的黑板。两个老师相对而立。各管各的班,各讲各的课。这种课堂咋一看很别扭,时间一长就看习惯了。桌子都是用石头墩子和木板搭成的。木板的规格宽窄不一,有的还一头宽一头窄。

除了每年去沟头镇教育组通一次教材,老师们很少走出赵家沟这个相对封闭的小山村。向红的到来无疑让他们眼前一亮。这位从城市来的姑娘,不但看上去清纯靓丽,而且一口普通话更显与众不同。开始时老师们怯生生地窥视她。时间久了,便有事没事与她聊上几句,但却从未有人往深里问。向红本就生性孤傲,不想让别人了解她更多。即使对李爱兰她也不主动套近乎。对其他老师她更是敬而远之。

一天早晨,老师们刚到学校,张小乐挥舞着双手,一路小跑进了办公室,气喘吁吁地喊道:“出大事啦!”大家以为他又在恶作剧,或者要讲什么奇闻异事。没想到这不年不节的,竟然会有人家杀猪。以往村里过年过节的时候才会有人杀猪卖肉。农民年初买来一头小猪仔,用粮食和蔬菜喂上一年。到了年底,猪长到一百来斤就该杀年猪了。这种猪肉特别香,连肝肺肠子都比现在吃配方饲料的猪肉香几倍呢。从前往往一家煮肉,全村人都能闻到香气。那时候科学还没发达到给猪肉注水的程度,更没听说过用福尔马林保鲜。

每逢有人家杀猪张小乐就特别兴奋。热情地鼓动着老师们兑钱搭平伙,就西方人讲的AA制。无论饭量大小酒量怎样,大家都兑同样多的钱,不喝酒的人也同样跟着摊酒钱。老师们偶尔吃上一顿乐呵乐呵。这种机会虽然每年只有两三次,但足以体现出同事之间的浓浓情意。

那个年代,国家食品厂的猪肉价格六毛多一斤,猪下水大约两毛钱,一斤猪肉的钱能买两斤猪头或者三斤猪下水。按老师们的经济条件,能吃上猪下水就不错了。

“又骗人!”不知是谁朝张小乐说了一句。

“真的!赵继武家杀猪了。这次真的不骗你们。”小乐说。

老师们疑惑地看着小乐,以为他又像前几次那样噗呲一笑,然后扫兴地说一句:“我想肉都想疯了。就是图个嘴快活呗!”但是这次看小乐一脸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假的。

“你亲眼看见了?”赵宝玲问。她是一名民办教师,是现任村主任的闺女。

“不信你们亲自去看看。赵继武家离我家不远。我吃着早饭就闻到了一股子久违的味道,热乎乎的很亲切。直觉告诉我有人杀猪了!我把碗筷一撂,循着气味找出去。刚拐出胡同就看见一群人围成一圈。我挤进去一看,退完毛的大白猪刚开完膛。光溜溜地躺在案板上,还冒着热气呢。赵继武一个人蹲在地上翻肠子。”老师们都认真地听着。

张小乐看看大家的表情,接着说:“我估计这次每人兑上一块两毛钱就绰绰有余了。”

“哦?以前不都花两块多吗?”侯京问道。

小乐迟疑了一下,说:“赵继武的媳妇抹着眼泪说,她家那头猪得少卖一半的钱。我一打听才知道,那猪还没等到过年就一头扎进粪坑里自杀了。”有人冒出了一句:“那多恶心啊!”

“恶心什么?粪又不会掺进肉里去。再说了,猪肠子里不全是屎吗?没听说过谁家杀猪把肠子扔掉的。哪家茅坑里的大粪不都让猪给吃光了?人家朱老六不照样等在那里吃生猪油嘛。”向红捂着胸口差点吐出来。

老师们你一言我一语意见不统一。吃吧觉得是死猪肉,不吃呢又感觉可惜。毕竟这种便宜肉很少遇到。张小乐抓耳挠腮地说:“同意吃肉的举手!”只有会计裘才、赵宝玲和李爱兰举起手来。“不同意的举手?”老师们面面相觑,没有人举手。张小乐催促道:“买肉的人围了一大群,再不决定人家可要卖完了。上次赵猛家顶死的那只大公羊,我们去晚了一步没买上羊肉。你们不是后悔了好一阵子吗?”此话话一出果真有效。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校长身上。侯京感到自己责任的重大,他说:“这次不能吃,太脏了。”

李爱兰指着丈夫责备道:“老师们要是吃不上便宜肉才赖你呢!干净干净假干净,屙屎净用手擦腚!”逗得大家哄堂大笑。向红也跟着笑了起来。侯京憋住笑对妻子说:“你这嘴像个破瓦盆子。以后说话文明点。”他转身对老师们说:“老师们想吃就吃吧。”

校长号令一下,张小乐便迫不及待地拿起一张纸喊道:“想吃肉的在这张纸上写下名字。再晚了人家可就卖完了。不管你们吃不吃我先把名写上。反正这顿肉我是吃定了!”赵宝玲笑得几乎喘不上气来,她断断续续地说:“人,人家吃肉都用嘴,而你却用……”办公室里又是一阵大笑。老师们说着笑着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只有向红没签名。这是她来到这个学校遇上的第一次搭平伙。她不想参加,虽然能吃顿便宜肉,但总觉得不干不净有失身份。况且,她也不想与这帮粗人搅在一起。她自视养尊处优,哪会明白这种活动的意义?表面上,大家一起吃顿肉改善一下生活。而更重要的是借此机会加强同事之间的友谊。平日里,同事之间难免有个磕磕绊绊。大家在一起吃顿饭乐呵乐呵,能起到自然沟通的作用。在饭桌上,大家端起酒杯,说上一句:“请多包涵!一切都在酒里。”所有的不快都将烟消云散。人们用这种淳朴的方式放松身心,化解隔阂,团结的像一家人一样。所以会餐的意义远远超越了吃肉解馋。

张小乐登记完名单,朝向红扫了一眼说:“每人先兑一块二,结账的时候多退少补。”大家纷纷响应,一会儿的功夫钱就交齐了。张小乐和裘才一起高高兴兴地赶去买肉了。

向红见此情景有点动心,但表面上却无动于衷。李爱兰鼓励她说:“大家想让你也加入。不过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向红问:“从前也是全员参加吗?”其实她是想借个梯子下台。

李爱兰干咳了一声,说:“开始的时候,我们家那口子不想参加,他也不让我参加,人家背地里都叫他‘铁公鸡’、‘绝户头’,我觉得很没面子。集体活动他不参加,还美其名曰:担心有领导在场,老师们会局促,放不开吃喝。哼,他还认为自己多重要呢!”

向红问道:“他自己是领导,为什么不让你参加啊?”

“这还不明白啊?那都是借口。其实他抠门儿。一个领工资的公办教师还不如民办教师大方呢。”向红觉得李爱兰似乎在挖苦自己,脸上一阵灼热。

李爱兰接着说:“结果人家把肉煮熟了,先盛了满满一大碗,送到我们家里去。你是不知道当时我有多难堪,他们送来这碗肉就等于在我脸上掴了两巴掌。臊得我呀,恨不得掘个墙缝挤出去。老侯的那张脸红得像猴腚一样,都快发青了。他让人家把肉端回去,可是低头一看,露露两只小手正抓着肉往嘴里塞哩!那满院子炖肉的香气早把孩子给馋疯了。从那以后,我们每一次都积极参加。”

向红这才说要参加,大伙儿告诉她,钱可以饭后补上。

大约一节课的功夫,两个老师买肉回来了。裘才拎着猪头和猪腿,张小乐左手提着心肝肺和肠子,右手还提着一块正儿八经的五花肉,上面还带着几条肋骨呢。张小乐兴致勃勃说:“意外收获,买了二斤肉,最好吃的部位,偎心靠胆的五花肉。裘才补上一句:“要吃肉,肥中瘦。这么好的肉,才三毛三一斤。”老师们满面笑容,眼睛闪闪发亮。

打发学生放学后,老师们一起动手洗肉煮肉。他们先用醋和食盐把肠子搓洗了几遍,然后烧了一锅开水,将猪下水和切成块的肉放进锅里,加上花椒、茴香等调料,大火煮了起肉来。

李爱兰坐在灶前往锅底下续柴火。张小乐则双手拉着风箱,火光熊熊燃烧。张小乐眉飞色舞,一个接一个地讲笑话,逗得大家笑逐颜开。他说讲笑话是想让人们耐心等待。

赵宝玲说:“小乐,没有人比你更心急。别让口水淹着你自己!”

“不会的,我闭上嘴巴。谁让咱是俄罗斯人的后裔呢,顿顿吃肉才好,而且是吃个肉饱。”大家笑得前仰后合。此刻向红呆在宿舍里,听着大家说说笑笑的,她心里也跟着高兴。

一会儿的功夫,锅上冒起了蒸汽。李爱兰说:“不用拉风箱了。大火烧开小火炖,多闷上一会儿。”整个厨房都洋溢着扑鼻的香气。小露露连窜带跳地跑了进来,“哇,好香啊!”李爱兰打开锅盖,用筷子插了几下,兴奋地喊道:“肉熟了,起锅了!”

几个男老师立刻赶去办公室,把办公桌并在一起,形成长长的一大排。张小乐把一盆热气腾腾的猪头放在桌子上,他撸起袖子,一边摘着猪嘴边的几根黑毛一边说:“你老兄也太心急了,没刮胡子就下锅了。”老师们哄然大笑,连向红都笑了。

“光仗着笑死人不偿命啊你!”李爱兰一边说笑着,一边和女教师们一起把肉分别盛进各自的碗盆里。盛满猪肝,猪肺,猪肠子和五花肉的餐具都摆在长桌上,热腾腾的香气直往鼻子里钻。裘才刚从经销点回来,他买了一桶本地生产的地瓜干酒。每个人面前摆上一只粗瓷碗或者搪瓷茶缸,张小乐提起白色塑料酒桶,挨个倒上。有的教师坚持说不喝,张小乐都会说:“先倒上,我替你喝。”第一轮倒完以后,他说:“今天都得喝,敞开肚子吃一顿,不醉不归。大家无一例外,都得喝!”

光是这个气氛,就足以让人心花怒放了。

大家坐定,张小乐端起酒碗站了起来。“我先领个酒。”他一副梁山好汉的样子,向老师们扫了一眼。他的目光在向红脸上停了一下,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他盯着侯京的眼睛,眨巴了两下。然后朝向红那边努了努嘴,好像在对校长暗示着什么。侯京立马猜透了小乐的意思,他肯定地点了点头,暗暗地朝小乐翘了一下大拇指。

小乐得到了同意,就像刚领到圣旨一般,向大家宣布:“老师们都举起碗来。鄙人受校长委托,欢迎孔向红老师来我们学校工作!”

向红吃了一惊,双颊绯红,有些不知所措。她站起来向小乐鞠躬致谢,“谢谢张老师!”

“不要谢我,这是大家的主意。我不过跑跑腿、说说话而已。谁让咱腿这么长,嘴这么快呢?其实这件事情学校早就安排了,只愁没有好吃的招待你。”

老师们一时也被蒙住了,但场面立刻又活跃起来,大家从心底里佩服张小乐。因为学校里经费紧张,拿不出钱来专门摆欢迎宴。趁此机会一举两得,人人脸上都有光彩,包括向红。大家把酒碗伸向向红,热情地说:“欢迎孔老师!欢迎你来咱们学校工作!”向红激动地热泪盈眶。

事后,小乐向校长表示歉意,他说自己是临时起意,并没有想显示自己。对此侯京完全相信小乐的说法,因为小乐为人直率真诚,从不会有贬低他人的心机。老师们也背着向红夸奖小乐细心周到,而且头脑灵活,总喜欢成人之美。李爱兰甚至打趣地问他:“小乐,您是不是看上孔老师了?如果喜欢,姐姐我可以为你保媒。这个大鲤鱼可不准落到别人嘴里!”按照当地风俗,结婚时,新郎必须给婚姻介绍人买一条大鲤鱼,表示感谢。

每当有人对小乐开这种玩笑的时候,他总是凄然一笑,不予回答。其实他心里早就住进了一个自己的“女神”。

张小乐率先端起酒碗,雄心勃勃地说:“我先干……干不了。”他碗里足有半斤白酒,的确“干不了”。

“感情深,一口闷!”大家喊着,笑着。

校长端着酒杯站起身来,说了几句鼓励的话,然后喝了第二个。刘主任领了第三个酒以后,老师们便你敬我,我敬你,相互祝福。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吃得满面红光满嘴流油。没人顾及自己的吃相是否文雅。也没谁在乎吃的是死猪还是活猪。完全忘了谁与谁闹过别扭,谁与谁结过疙瘩。大家热闹了一番,酒足肉饱。每一张红扑扑的脸上都挂着笑容。无论是醉了的没醉的,还有似醉非醉的,都云里雾里畅所欲言。

李爱兰把锅里盛剩下的肉和肉汤端到办公室里。再把桌上吃剩下的残羹剩菜收集在一个大盆里。所有的瓷缸、瓷碗都排在一起,将剩肉平均分开。让大家各自端回家去,给老婆孩子改善一下。

张小乐说:“我不要,我那份留给露露吃吧。我老婆孩子还在梦里呢。”老师们捧腹大笑。小乐脸上却略过一丝忧郁。

李爱兰说:“露露已经解过馋了。端回去给你妈妈尝尝吧,好歹也是碗猪肉嘛!”

向红端起自己的碗,挨个添进了其他老师的碗里。通过这次聚餐她快步融入了这个群体。快乐的气氛冲淡了痛苦的影子。她开始喜欢这里的山,这里的水,更喜欢这里的人。

冬日天短,晚饭过后便是黄昏。向红经常赶在天黑之前去学校前面的小山丘上散步。有一次,隐约传来的口琴声让向红心头一震。她屏住呼吸侧耳细听,旋律悠扬曲调婉转。时而还会传来几句外语歌词。她虽然听不懂歌曲的内容,但张小乐的这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却勾起了向红对昔日恋人的思念。每逢她听到这首歌曲,高杨的影子就会出现在她的梦里,搅得她心神不宁。

寒假到了,向红归心似箭,自从来到赵家沟小学,这是她第一次回家度假。她整理好行李,蹬上自行车,独自沿着崎岖的山路向东奔去。

向红风尘仆仆刚回到家,就背着母亲把预先写好的一封信塞进向东的口袋。让她赶去十八中找高二三班的高杨。嘱咐她务必将信亲自送到高杨的手里。

“遵命,一定完成任务!”向东调皮地打了个军礼,骑上车子去了学校。向红在家里耐心等待着。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向东回来了,她遗憾地说:“学校已经放假了。”

向红一惊!“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你看见学校里还有其他人吗?”

“一个人都没有了。”向东说。

向红只知道高杨家住在附近的村子里,但具体在哪个村她不得而知。她后悔当初应该问问高杨的。整个寒假期间,向红每天都到供销社里走走看看,希望能碰巧见到高杨,她认为高杨一定会来买东西。向红甚至还去曾经约会的路边等他,日复一日望眼欲穿。向红感觉日子过得很慢,但又怕假期很快过完而错过了见面。

开学返校的日子就在眼前,向红有些失望了。但她最后又一次来到供销社。里面比平的顾客多了一些,甚至比春节期间还要多。有人来这里是买烟花爆竹,有买灯笼,更多的是学生来购买新学期的文具,但没看见高杨的影子。虽然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但她却感觉满目苍凉灰心失望。

向红正要转身回家,不经意间一个高个子男生闯入她的眼帘。那人在人群中鹤立鸡群非常抢眼。他走近柜台与女售货员小富聊了起来。向红心中明亮起来,“高杨!是他!”她急忙拨开人群挤了过去,站在高杨身后。小富笑盈盈的和蔼可亲,完全不是以前对待自己的那幅神态。小富递给高杨一摞笔记本,关切地问:“你不会是生病了吧?这么长时间没来了。”

“假期里忙着复习功课没时间出门。”高杨朗声笑答,充满了音乐的旋律。

小富说:“真羡慕你,这么用功肯定能考上名牌大学。”

“谢谢!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麻烦你再给我拿十本大演草,考大学必须多做题。”

“跟我还客气啥?需要什么尽管说。”小富拿来一摞大演草本,数出十本放在高杨面前。

“你再数一遍。”小富说。

“我还信不过你吗?我们俩谁跟谁啊!”高杨开起了玩笑。

小富低下头,双颊泛起红晕,扭捏着说:“讨厌!”然后问道:“你想想还需要什么?”

“一瓶蓝墨水,十支圆珠笔芯。差点忘了,还要十张白纸。”高杨说。

小富极其耐心地拿来笔芯,再拿墨水,又转身去搬那卷白纸。任凭顾客们多次叫她,她都好像没听见似的,不急不躁地服务于高杨。一对俊男靓女仿佛独处于真空里。男生看着羡慕,女生心生嫉妒。向红更是一股妒火在胸中燃起。她按住情绪,轻轻拍了一下高杨的肩膀。高杨猛然回头,惊讶地喊道:“向红!你怎么来了?不是去外地工作了吗?”

“嗯,回来过假期的。”向红说。

“怎么样,还行吗?”高杨问。

“你问的是我怎么样,还是学校啊?”向红酸酸地问道。

“两者都有吧。”高杨敷衍地答道。

“我还可以。你怎么样啊?”向红问。

“当学生每天忙着做功课。”

小富在柜台里面等得不耐烦了。没好气地问道:“高杨,你的白纸还要不要了?”

“要要要!”

“要就赶快交钱。”她把十张白纸卷成一个纸筒,拽了一截纸绳捆扎了起来。

高杨问道:“一共多少钱?”小富拿起算盘噼里啪啦拨了一阵子,“七块五毛八。”

高杨掏出一张十元的大团结,双手递了过去。小富接过钱转身找来零钱,一只手托着高杨的手背,另一只手把钱轻轻拍进他的掌心里,重重按了一下。同时那双杏眼儿朝高杨眨了眨说:“找你零钱,数一数。”然后从货架上取下一个空包装盒递给高杨。朝向红冷眼一瞥,转身去招呼其他顾客了。

向红又一次体味到小富对自己的蔑视。但却没办法做出反击。高杨把刚买的文具装在包装盒里夹在腋下,又拿起那卷白纸。扭头又看了小富一眼,转身朝门外走。向红紧紧跟在后面,两人一同走出供销社。顺着大路走了一段,向红的怒气渐渐平复一些。问道:“你打算考什么学校?”

“还没决定呢,师范类学校就不错,当一个音乐教师也蛮好的。”

“省城不错。我在那里上过学。”向红自豪地说。

“考不考得上还很难说呢。”高杨说。

向红两眼含媚,踌躇了片刻,说:“我下次回来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你。”

高杨指了指前方,向红顺着他的手指望去,看见一大片模糊的树林,还有排列不整的民房。

“我家就在那里。顺着这条路向南走三里,路西的第一个大门就是我们家。”

“你家果真是农村的呀!”向红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表情有点失望。

高杨仿佛看透了她,问道:“怎么了?很惊奇吗?”向红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急忙解释:“农村也挺好,起码不缺粮食吃。”

关于高杨的家世,向红此前做过多种猜测,她认为高杨气质不凡,出身肯定也不同寻常。然而,通过这次见面,向红搞清了高杨的出身和家庭住址,知道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与自己这个吃国粮的并不相配。然而她却不知道,自己在高杨的心里已经成了过去,不过是个路人而已。

高杨非常客气地道了一声“再见”,接着,快步奔向前面那个朦胧的村庄。

而向红却站在原地,久久地权衡着与高杨继续交往的利弊。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非正式探险笔记 全系灵师 末日最强卡牌搜集大师 甜酒酿团圆 快穿就是不炮灰 神卦宠妃 哈利波特之晨光 迷途路上的一束光 夹在婆媳之间的男人 锦鲤熟能生巧 女配的仙途坦荡 穿越空间好生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