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二章 恶梦初现

更新时间:2022-05-15 08:03:51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领略到到贾世杰的暗示,向红欣喜若狂,她一越骑上自行选择车,径直供销社。她要立马买下那两瓶酒。却,当她冲小富要那两瓶酒时,小富却坐在柜台后,端着一本书,连头也没抬一下。“没了。”她不恭地说。“哪去了?”“卖了。”向红怀疑地问:“这么快?不可能会吧!“哪去了?”。

第十二章 恶梦初现 精彩章节

领略到贾志远的暗示,向红欣喜若狂,她一跃跨上自行车,直奔供销社。她要立刻买下那两瓶酒。然而,当她冲小富要那两瓶酒时,小富却坐在柜台后,端着一本书,连头也没抬一下。“没了。”她轻慢地说。

“哪去了?”

“卖了。”

向红怀疑地问:“这么快?不可能吧!”她这话好像问得没过脑子。小富没再言语,只顾坐在凳子上继续看书。向红无话可说,只怨自己刚才没买下那两瓶酒。她顺着柜台走来走去,边走边浏览着商品的价格牌。货架上陈列着另外两种盒装酒,不过价格每瓶都在十元以上。她来到了香烟柜台,有一种烟八毛钱一盒,买一条就是八块钱。她盘算着与两瓶老窖的价钱差不多。她便招呼小富:“给我拿这条烟。”

小富好像没听见似的。向红抬高嗓门重复了一遍,她才慢吞吞地站起来。她瞟了她一眼,不冷不热地问:“你真要买烟吗?这回可别反悔了。”向红又羞又气,心想:你傲气什么!你漂亮我也是美丽;你有铁饭碗端着,我也有;更何况,我就要当上医生了,会比你光面很多倍。你不过就是营业员嘛。”小富的轻视更坚定了向红当医生的决心。这个岗位她势在必得!

第二天晚上,向红穿上见高杨的那套新衣裳,认真打扮了一番。把那条烟用报纸裹起来装进背包,如约去学校面见贾志远。她跑到校长办公室,见里面没有灯光。伸手摸了摸门发现上了锁。心想,堂堂的一校之长不会说话不算数吧?她站在门口寻思了片刻,转身向贾志远的宿舍走去。看到他宿舍窗户上有灯光,她喜出望外,快步走向房门。她发现门是虚掩着的,轻轻敲了两下,没人应答。她抑制住激动轻叫道:“贾叔叔,您在里头吗?”依旧没人回应。

向红轻轻把门推开,一股浓烈的酒气迎面扑来。她蹑手蹑脚地走进屋里,外间屋没人。她朝通往里间的小门望去,里面黑洞洞的,没有动静。

“小红进来!”向红倏地激灵一下,原来他在里面。向红心跳加速,耳朵轰响,她退回门口,把香烟放在桌子上,颤抖着说:“我,我明天再来吧。”

“我喝多了,你给我到杯水再走。”贾志远含混不清地说。

向红环顾外屋,没看见水瓶,便问道:“水在哪儿呢?”

“在这里。”向红抓住衣襟,紧张地朝里屋挪动脚步。她来到门口,往里一撇,黑暗中只,看见一只光脚耷拉在床沿上。她眨巴眨巴眼睛,又往里挪了一步,一条赤裸的身体四仰八叉地摆在面前。向红触电一般,一步退了出来。她正要出门,忽听里屋传来了鼾声。她止住脚步,捂着胸口,心中暗想:如果现在离开这里,说不定明天他会变卦,自己的校医梦就会泡汤。

正当她犹豫不定的时候,屋里传出了贾志远微弱的声音:“水。”就像奄奄一息的声音。

向红见贾志远已是这种状态,便硬着头皮走进里屋。她刚要伸手拿壶,贾志远“呼”地起身把她抱住,仍在床上,把她压在身下。向红拼命挣扎,慌乱中朝他脸上猛抓了一把。感觉手指抠进了哪里,软乎乎的像是眼窝子。一股黑乎乎的液体瞬间流了出来,顺着那混蛋的脸颊,流在向红的脸上,又滑进了她的嘴里,粘腻腥臭。

贾志远立刻像只中箭的狗熊,捂住眼睛,压低声音嚎叫着滚了下来。向红趁机一个轱辘爬起来,拉上裤子夺门而逃。她抓起自行车,掉头就往校外跑。她情急之下,几次努力才跨上自行车。她慌不择路,一通猛蹬来到村头。回头望望,见贾志远没追上来,便一屁股坐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地哭了起来。一阵发泄之后,她感觉平静了一些,便起身整理凌乱的头发和衣裤。然后推着自行车,惶惑地走回家去。

向红受到这么大的伤害,却不能告诉高杨,她甚至没有勇气告诉母亲。一连几天都闷在家里。夜晚噩梦连连,白天愁眉不展。不但校医没做成,就连工作都难保住。她不知道以什么脸面再去见高杨。一想到即将开学就心惊胆战。她无法去面对这个现实,更害看见贾志远这个魔鬼。

马上就开学了,教职员工提前两天到校。无论多么胆怯多么讨厌,向红都必须回学校报到。她的宿舍在一排坐北朝南的平房里。右边是女生宿舍,所有女生都住在这个封闭的小院子里,比向红的宿舍安全得多。左边隔壁住着阎嫂,阎嫂宿舍的左边就是贾志远的房间。贾志远离家较近,晚上很少睡在学校。尽管如此,向红晚上还是难以入睡。

上床前,她反锁房门,再用桌子死死顶住。还是不放心,又搬了一把椅子把桌子顶住。然后用力推了推桌子,见纹丝不动,她才上床关了灯。她静静地躺在床上,大约一小时过后,她迷迷糊糊正要入睡,忽听有人敲门!她脑袋“嗡”的一下,浑身抖得像筛糠一样。她蒙住头蜷缩在床上,屏住呼吸,心越揪越紧。

门又响了两下,“向红,你睡了吗?”一个男人的声音轻轻地传来。向红憋住气一声不吭。稍作平静之后,她突然想到:“难道是高杨深夜来给自己补习功课吗?”她平静了片刻,壮起胆子问道:“谁呀?”

“我,你开一下门。”是贾志远的声音!

“睡了!”向红声音颤抖但言辞坚定。

“那你睡吧!明天去校长室一趟。我把东西放在窗台上了。”他说着,轻轻敲了两下窗户。随着贾志远脚步声渐渐远去,向红紧绷的神经慢慢松弛下来。她瘫在床上,一夜未眠。她想了很多很多,觉得贾志远将是她无法摆脱的噩梦。而自己一个女孩子单独居住,总不能这样担惊受怕一辈子吧。怎么办呢?

“搬进女生宿舍!”然而,这个念头一闪,接着就消失了。因为那个小院里,到处都是凉洗的鞋袜,衣裤挂得像万国旗一样,花里胡哨。各色干粮生烟冒霉,引得老鼠四处乱窜。那些女生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她们为了改变命运埋头苦读。早起晚睡,甚至下了晚自习还要挑灯夜读。一大早起来,无暇洗漱就匆匆赶往教室读书。

向红孤立骄傲,生活十分讲究。平时与那些同龄的女生格格不入,甚至看见她们都觉得不舒服,更何况跟她们睡在同一个大通铺上。

其实,那些女生虽然羡慕向红,羡慕她的穿戴,羡慕她的整洁,羡慕她吃白馒头,也羡慕她挣工资。但她们的本性艰苦朴素,自立自强,内心蕴藏着一种独特的气质和别样的骄傲。向红与她们根本不在同一个层面上,所以不理解那些女生。当然她也不想走进这个群体。她也只能在这间宿舍里担惊受怕地熬日子了。

闹钟“叮铃”响起!向红激灵一下睁开了眼睛。她伸手止住闹铃,下床把顶门的安全设施一一挪开。轻轻拉开门,探头左右望了望才走出房间。她发现窗台上放着一个纸包。她打开熟悉的旧报纸,看到了自己送给贾志远的那条香烟。贾志远趁黑夜把礼物退了回来,向红彻底绝望了。她不仅没捞到校医的岗位,甚至在他手底下工作也少不了小鞋穿。向红越想越惧怕那个人。

她正为自己的境遇担忧,突然响起贾志远说让她去校长室。她不禁产生了疑虑,不知道他是要自己赔偿她的眼睛还是要赶她回家。向红看了看时间,该去敲钟了。向红抬手搓了搓脸,快步走向那棵吊着钟的歪脖子树。同时黄狗剩一瘸一拐地赶到了。向红伸手要去够钟绳,老黄说:“孔老师,你歇着吧。领导又派我敲钟了。”

“怎么……”向红刚说了半截就明白过来,看来自己真的被开除了!她尽管不太喜欢这项工作,但真要失去它的时候却感觉到它的宝贵。她万念俱灰,强忍着眼泪回到了宿舍。老黄的钟声每一下都敲击着她的神经。向红正在懊悔,房门“啪啪”地响了两下,“孔老师在吗?”

“谁呀?”向红赌气应了一声。

“校长有请,请你速去办公室一趟。”她听出了小黄的声音。

向红心里发虚两腿瘫软,但心里却说:“就是被开除我也要去讨个说法!”她随小黄向办公室走,同时盘算着该说些什么。到底怎么向贾志远讨说法呢?向红心里犯起了嘀咕。

把向红领进办公室,小黄轻轻带上门出去了。向红不由自主地向外跟了两步,又停在原地。贾志远从桌子后面站起身来,向红心头一紧。贾志远绕过向红走到门口,把门拉开一半,向红稍稍放下心来。

贾志远又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搓擦着两手问道:“是你前几天放在我宿舍里的香烟吗?”向红低着头没说话。贾志远羞愧地说:“我那天晚上喝醉了,不记得谁去过我那里。后来想起你托我办过事,我猜那条香烟可能是你送的。所以我昨天晚上给你送了回去。放在外面窗台上了,你看见了吗?”向红点了点头说:“看见了。”

向红刚才还心有余悸,听贾志远这么一说,她的紧张和尴尬消失了大半。心想:“难怪他当时那么无礼,原来男人喝醉了酒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作为一个校长又是长辈,看在我叫他叔叔的份上,他就是再流氓也不能对我下手啊。”想到这里,她偷眼瞄了一下贾志远的眼睛。左眼周围有块淤青,眼皮肿成一条缝,向红感到非常惭愧。她正酝酿着怎样向他道歉呢,忽听贾志远说:“你马上去医务室上班吧。”

“什么?!”向红失口问了一句。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愣愣地看着贾志远,纹丝不动。

“小红,向红?”贾志远喊道。向红这才回过神来,狐疑地问道:“你说让我当校医?”

“是,让你接替谭秀丽的工作,抓紧上岗吧。”贾志远吩咐道。向红喜出望外,激动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谭秀丽已经走了,同学们生了病得吃药啊。你赶快去医务室熟悉一下业务吧。”贾志远说着拉开抽屉,拿出一串钥匙交到向红手上。向红像做梦一样当上了学校的医生。前一分钟还是心灰意冷担心自己的饭碗难保呢。转眼就从地狱窜上了天堂,好运来了挡都挡不住啊!

向红拎着一串钥匙匆忙奔向医务室,穿上白大褂就成了白衣天使。她心花怒放激情荡漾。全身上下散发着快乐的气息,心中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阳光。她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看到自己重新立于万人之上。

下课铃一响,有的学生跑进医务室,看见孔向红当上了医生差点惊掉下巴。有的扭头回去,有的则直接要求拿什么药。他们逐个在本子上写下了自己的姓名、班级和需要的药品名字。向红照着学生自己开出的药方发放药品。当时学生享受国家补贴,吃药不用花钱。起初的一段时间里,向红的业务非常生疏。几个星期过后,她慢慢摸清了各种药品摆放的位置,能熟练地从厨子里找到学生需要的东西。其实,她的工作就像供销社的售货员一样,顾客要什么他就给什么。甚至比售货员的工作还要简单,因为她只发货不需要收钱。向红终于如愿以偿了。不仅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而且全家人都吃药不花钱。然而每当上课铃一响,同学们匆匆离去,向红似乎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开学几个星期以来,高杨只来过医务室一次。他不是来拿药,而是来看看向红,试图鼓励她复习功课。向红说自己整天忙于工作没时间看书。自从进入高二,也就是当年的毕业班,高杨学习更加努力,他很少来医务室找向红,也无暇再出去散步唱歌和约会。向红的生活也就缺少了这份乐趣。

一天晚上,高杨来到向红的宿舍,向红条件反射一般将手中的织活塞到一边。高杨坐在椅子上,抬眼就看到桌上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他伸手拿了起来,随口问道:“你感觉保尔这个人怎么样啊?”

“我不认识。”高杨明白了,向红根本就没翻开过那本书。大好的青春年华,她宁可做这种无聊的编织也不肯认真读一本书。高杨惋惜之余对向红有些失望。可他还是问道:“你还没读过这本书啊?”向红迟疑了片刻,说:“哪里有空啊?”她又觉得这个理由不妥,便掏出了枕头底下的背心织了起来。“你倒是惜时如金见缝插针。”高杨说:“不要再给我织背心了。你送我的那一件还没穿过呢。”

向红随口说:“这不是织给你的。”高杨疑惑地问道:“那你还能给谁织?”

“给我哥织的。”瞎话张口就来,她撒谎不用打草稿。

“你还有个哥哥啊?”高杨惊奇地问。

向红说漏了嘴,因为她从没向高杨提起过父母离异的事。她只好含糊地“嗯”了一声。高杨半信半疑,但却没再追问。他伸手摸了摸背心说:“挺厚实的,图案也跟我的那件不太一样。菱形比树叶更好看。”

向红专注地织着背心,偶尔抬头看看高杨。两人相视微微一笑,便各想各的心事。找不到共同的语言,高杨感觉无趣。站起身说要回宿舍,临走时顺口嘱咐了一句:“关紧门窗,谨防坏人。”

此后,两人几乎没再见面。然而贾志远却常常出现在医务室里,当然他是以领导的身份来巡查工作。他经常来这里了解学生的疾病,需要什么药品,每种药还剩多少,需不需要购买,学生有什么反馈意见等等。

向红欣赏贾志远的工作态度,感激他对自己的关怀,更希望仰仗他的权势在医务室长久地干下去。菱形图案的背心终于织完了,向红把它漂洗干净,折叠整齐。等晚上贾志远来医务室的时候亲手交给他。她一直觉得欠贾志远一个大大的人情。送他的香烟被退了回来。当上校医以后又送过酒他也没收。向红想来想去,决定织一件背心送给他。既经济又实惠。表明感激的同时,还能蕴含一针一线的情义。

晚饭后,学生们拿完药都回到教室上晚自习。医务室里顿时安静下来。贾志远如期而至例行检查,向红将织好的背心拿出来,双手捧着含情脉脉地说:“天凉了,我给你织了一件背心。用三股棉线织的,贴身穿很温暖。”

贾志远受宠若惊,伸手接过背心轻轻地抚摸着,仿佛丝丝扣扣都蕴含着着绵绵情意。刺激着他的荷尔蒙,撩拨着他的心弦。他将背心贴在心口上,色迷迷地盯着向红的眼睛:“红,谢谢你!对我这么上心。我要当作纪念品珍藏起来。不能辜负你对我的一片深情。”他猛地抓起向红的手揉搓着说:“这小手儿可真巧!”

向红不禁打了个寒颤。她本能地把手抽回来,感觉一股凉气流遍全身,钻进了每一条骨缝里。心想:“坏了,他肯定误解了我的用意。认为我在投怀送抱。”她认识到这件礼物送的不合时宜。但却不知道如何向他解释。任由他想入非非荒淫无耻。

为了避开他的纠缠,向红要开门躲出去。不料贾志远却强前一步,把她拦腰抱住,放到病床上,他把热辣辣的嘴巴,闷在向红柔嫩的嘴唇上,一阵狂吻。“放开我,放开我!”向红使劲挣脱出来,躲在帷幔后面,捂着脸瑟瑟发抖。从此以后,晴朗的天空便又布满了乌云,曼妙的生活又蒙上了阴影。贾志远的无耻打碎了向红的美梦,使她重新跌入了恐怖的噩梦。

自拿到背心以后,贾志远每天晚上都来医务室检查工作。他总是故意把门关上,坐在向红的对面。拿过学生取药的登记簿随意地翻翻,时不时地冒出几句调情的酸话。那双色眯的眼神,就像无数条磁力线一样,穿透向红的每一根神经,每一粒细胞,令她浑身发毛。

她为情敌缝嫁衣状态:连载作者:山河美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今天又被大魔王娇养了 容华似瑾 快穿之直播进行时 她的美貌太致命 重生女相师 短篇故事全集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 雨淡不知雪意浓 不似山上雪 重生真千金变大佬 写给太姥爷的信 娱乐圈bug
推荐阅读 当反派被咸鱼作者娇养后